.com每日更新、跨平台、免安装在线播放
本面地址:
当前位置:首页»都市言情»【女高管和门卫】(08-15)【作者:臀上掌印】
【女高管和门卫】(08-15)【作者:臀上掌印】
字数:1567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女高管和门卫8

  自从大汪相亲成功,小吴就常带大汪去梦霞父母家。有时物业没什么事,梦霞上班,小吴就带着大汪去看他的未婚妻。一般老唐也在上班,正好让大汪和阿芳亲热一番。阿芳也越来越放纵,有时知道他们要来就自己趴在地上,撅着屁股等着大汪。一开门大汪看到大白屁股就冲上去交合在一起。小吴则若无其事的去厨房找点儿吃的,喝瓶啤酒,看会儿电视,不时瞟一眼两个发情的畜生在那里蠕动,颤动,震动,反正是在动,不停的动。阿芳一般都要在狗鸡上高潮三次才能平静下来。小吴渐渐把阿芳当母狗对待,有时让他们在一个盆里吃饭。阿芳也对大汪很顺从,大汪不示意她就不敢先吃,有次想戏弄大汪先把头埋在盆里,大汪立刻大吼了一声钻下去咬住阿芳的奶子。要不是小吴喝住大汪,奶头可能就不保了。从此阿芳再也不敢不听大汪的了。

  有一次,小吴和梦霞牵着大汪出了老唐和阿芳家。阿芳恋恋不舍的一直把他们送到楼下,出单元门之间,大汪把嘴钻到阿芳睡衣下,舔舐着没有穿底裤的逼。阿芳分开双腿让大汪舔个够,「求求你了主人,把他留在这里吧。」梦霞都有点儿看不下去了,曾是报社编辑和办公室主任的老妈,竟然彻底成了小吴的母狗,大汪的情人。「还不行,我得和老唐商量才行。」「你可不能告诉老唐啊,那我怎么有脸呆在这家里。」阿芳痛苦的哀求。小吴拍拍阿芳的脸,「我的狗是不要脸的,你要和大汪继续就别怕,我会把事情摆平。」说着就带梦霞出门了。
  又是周末了,小吴,梦霞和她父母吃完饭,大汪叼着阿芳的裙角把阿芳带到卧室,按计划好的小吴也让梦霞到卧室去。小吴手搭在老唐肩膀上,推他坐在沙发上。「老唐啊,我们好好聊聊」小吴的口气不像是女婿对老丈人,倒是像老师开导学生,「我知道你对我有成见,但是我可以让梦霞幸福,快乐。你不也是希望她那样吗?」老唐没反应。「你看看不光是梦霞,连阿芳也快乐了很多,一下年轻了十岁。」老唐不得不承认阿芳变了不少,本来有些苍老的面容,开始从里面散发出青春和活力。几次晚上阿芳把他的小鸡巴含在嘴吸允,只是自己不争气,流了几滴水,啥动静都没有。老唐很郁闷,倒不是他对性有什么兴趣,因为很多年了,自己习惯了,而且自己爱好很多,钓鱼,下棋,打牌,不上班时也闲不住。只是满足不了阿芳的欲望让自己失去了很多男人的自信。「别担心,我知道你的小问题。没什么,哪里有不老的枪。」小吴安慰道。这时卧室里传出大汪和阿芳的嬉笑声,小吴嘴角坏坏的一笑,看着老唐说,「我觉得你们的问题已经解决了,你不用内疚,阿芳也知道你人很好。不过阿芳的需求也是要面对的。」屋里的嬉笑声没有了,传出来诡异的颤抖声音和低沉的说话声。老唐疑惑的红着脸,突然自己更内疚了。

  「来,看看」小吴搂着老唐打开卧室的门,老唐彻底呆了,小吴的大狼狗正快乐的操着自己的老婆,老婆趴在床上复合着大汪抽插的节奏呻吟着。老唐要冲上去,但小吴紧紧抱住了他,把他按到墙上,「别激动,你看阿芳多幸福」说着一只手下去握住老唐的鸡巴和蛋蛋,「你要是能硬起来操阿芳,我马上带大汪走,不再来了。你要是硬不起来,难道你愿意别人的鸡巴操她?大汪是不会向人炫耀的,不会让别人知道你戴绿帽子,而且不会和你争家里任何其他东西。」老唐挣不动小吴强壮的手臂,彻底崩溃了,瘫坐在地上。小吴坐在他对面,像个关心的大哥哥安慰小弟,「这事已经发生了,让你知道是对你的尊重,瞒着也改变不了阿芳的欲望。阿芳对你够忠诚的了,从没有出过轨,这种发泄方式不是两全其美?」老唐把头埋在手掌里,眼泪哗哗的流出来,自己真没用,堂堂一个工程师,竟然不如一条狗,满足不了自己的老婆。

  大汪仿佛也因为阿芳的全家人在看而更加兴奋了,张开口咬住阿芳的脖子,展示自己对这个女人的绝对占有。「老唐,大汪是我一手带大的,我可以完全保证阿芳的安全。只要我让他停,他就不敢多插一下。但是阿芳能满足吗?你都要当姥爷了,打乱这个温暖的家有必要吗?我们都是一家人,大汪也不例外。」
  梦霞一直傻傻的站着,老爸进来前还嬉笑的抓抓大汪的头,看他兴奋的样子很可爱。现在一切都暴露了,虽然梦霞觉得轻松了,但是也有点儿为老爸伤感。直到小吴站起来把老唐拉到大汪身边,把梦霞也拉过来,抱在一起,「我们是一家人,大家在一起就是幸福,很快我们就有个新成员了,应该庆祝!」老唐深深叹口气,他也不愿和阿芳分开,更不愿打乱和女儿的关系。感动的画面里大汪的狗鸡还在阿芳的逼里,大汪偷偷的抽插了几下,「别破坏气氛」小吴警告大汪。
  从此之后,小吴有时就把大汪留在老唐家。老唐还是有些不习惯,但是也认了。反正白天自己不在家里呆着,总有活动。而且再出去玩儿也不再内疚没法陪阿芳。晚上大汪和阿芳老唐睡在一张床上,基本上睡前早起各一炮,老唐经常在床的颤抖中醒来,看着大汪把精液射进阿芳的逼里。

              女高管和门卫9

  虽然家里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但是在外人看小吴梦霞的关系没什么特别。开始时有人奇怪女高管怎么看上了个门卫,但是慢慢的大家了解到小吴英雄救美的故事后就都很高兴看到大龄剩女找到了自己的真爱。特别是大楼的邻居们,本来就挺喜欢小吴的,小吴搬入梦霞的家里后不但没有开始以业主自居,反而因为体会到业主的问题更愿帮忙了。可是对小吴的好感并没有转移到物业公司上。很多业主对物业一些条例不满,比如有些人霸占车位,物业没有相应的规定和措施。小吴几次贴条,找业主谈都没有结果。几年下来,维修公司,绿地管理,安全系统等问题挤压一大堆,小吴本来就是个看门的,但是帮助解决了不少业主紧急的问题。物业勉强维持着。

  老唐和阿芳周围的朋友也慢慢的理解了两个人的关系,为两个人祝福,一个劲问什么时候吃喜糖。老唐开始还有些别扭,但是和别人讲多了小吴保护梦霞的事,就越讲越自豪。至于小吴和大汪常去二老家,也很正常,甚至不少人很羡慕有这样的女婿能常来。很多老人的儿女都很忙,一年见不了几次面,更不用说女婿和儿媳了。老唐的邻居特别是爱狗的大妈们都很喜欢大汪,夸他通人性。老唐有时想,「他是通人『性』,我都没人性了。」不过别人的夸奖还是让老唐很有面子的,所以性不性的,反正自己没能力,随他去吧。擦干眼泪,这生活也得继续过下去呀。

  梦霞的工作很忙,肚子一天天大起来,但是老板的项目一个接一个压下来。和小吴的关系公开以后,她在外面变得更自信了。梦霞对小吴的服从和依赖日益增加,反倒是使她对工作上的事更放得开手了,我是小吴的女人,你们都只听老板和钱的使唤,我可是有原则的。这也是老板更信任她的原因。小吴自然把家里把持很好,养好自己的女人和她肚子里的孩子。

  婚期将至,小吴忙了起来,带梦霞做产检,订饭店,发请帖。一次从产检出来,梦霞开始有些忧虑的问小吴,「你爸老说是孙子这孙子那,万一生出来不是孙子他会不会很失望?」其实梦霞是担心老吴会因此让小吴把自己这个「母畜生」休了。小吴看着梦霞像看一个说了傻话的小孩,「一定是男孩,我们吴家没出过女孩儿,你放心」。「那不科学吧,几率怎么可能是百分之百?」梦霞疑惑的问,虽然感到猜疑小吴是个大错。「我没法解释,反正小孩生出来就知道了,你看我爸担心了吗?」说的也是,老吴说孙子时可是没有一丝的犹豫。所有不可思议的事在小吴和老吴那里好像都没什么大不了,他们的自信好像是世界上任何事情没法动摇的。

  结婚事多,几个小吴操过的逼也来帮忙订蛋糕,选花,选菜谱,甚至帮助选婚纱,好像是给自己婚礼忙活。梦霞看到这么多人为自己准备,而自己能专心养胎和工作,心里甜蜜蜜的。看到这些女孩,年轻漂亮的,丰满性感的,更让梦霞庆幸自己有多幸运,只有自己成了小吴的老婆。即便小吴把自己当成宠物养,自己也是小吴的的最爱。当然梦霞也有些嫉妒吃醋,但是她觉得那是自己的错,小吴吸引女孩的魅力是很难抗拒的,自己这种都把感情问题彻底冰冻的老剩女都能被他完全征服,更何况刚被荷尔蒙催熟的小丫头们。而且梦霞感到小吴的这种魅力是天生的,老吴身上也有。如果哪天老吴要操自己,自己是没法拒绝的,就算是被老吴强奸,肯定也是流着淫水被强奸。

  老吴操遍了全村女人并不是村里的秘密,他可以任何时候走进任何村民家直接按倒他们的老婆女儿操。即便是村长和支书家也不例外,没人有怨言。其实老吴才是吴村的真正首领,没人可以替代,只是吴村从没人敢也没人愿意泄漏这个秘密。任凭外面改朝换代,运动席卷全国,村里人都可以依赖老吴家的男人做主度过危机。外面的官府和政府也派来过官员到村里,但是最终被收编了。小吴妈就是上边派下来「解放」吴村妇女的妇女主任,现在一样成了老吴的专用夜壶。虽然老吴老了,年轻时的一些阳刚之气少了,但是逼人的气势一点儿没减。老吴失去的一些气质在小吴身上不知不觉中越来越多。梦霞不知道这些,但是下意识里感觉到了。

  小吴的哥们儿们也来帮忙,和小吴一起从吴村出来打工的几个老乡更是全力以赴。虽说这城里不是自家山村,小吴也是自己朋友圈里的头了。哥儿几个也有些疑惑,为什么小吴看上了个老剩女。小吴曾经解释过,「我看女人气质和服从能力。天仙一样的美女也会老,但是可以任我改造的女人我可以享用一生。」不是所有哥们都懂,但是没有人怀疑小吴的决定。好几个哥们还在使劲泡小吴用过的女人,他们的理解程度很难达到小吴的高度。

             女高管和门卫10

  婚礼过程很顺利,过往路人看不出什么不同。梦霞微鼓的小腹让她显得更性感,小吴一身笔挺的西服完全没有山村的土气,但是小吴朴实的自信更让到场女士们心跳加速。大汪则带着个领结一直陪在阿芳和老唐身边。梦霞请了公司老板和几个直接下属,女方家请的是老唐和阿芳的兄弟姐妹家,小吴家主要是吴村的亲戚和几个小吴打工认识的朋友。梦霞开始有些担心老吴会不会让自己在同事前难堪,但是老吴庄重的穿著和举止一下让梦霞轻松很多。老吴和老唐还聊得很对头,老唐明显消除了原先对山村老农的成见。阿芳则满是殷勤的给老吴倒酒上烟,梦霞不由想,「老妈真骚,要是没外人肯定扑上去让老吴操。」梦霞的同事第一次见小吴,发现小吴比照片里还年轻帅气,原先那个吃软饭吊丝男的印象全没了,反倒是觉得梦霞成了两人之中的癞蛤蟆。一晚上下来,很多第一次见到小吴的亲朋都觉得梦霞很走运,能找到如此夫婿太难得了,恨不得要让自己女儿也找个像小吴这样的真男人。

  晚上宴席结束回到家,小吴抱起梦霞进洞房。梦霞的亲朋大多没有闹洞房的习俗,祝福完新人就走了。吴村的男人们可不能放弃这个良机,簇拥着新人往卧室冲。梦霞在被扔到床上时才意识到自己还从来没有和小吴在床上做过爱,是不是小吴特意为新婚留下特殊记忆而计划的?满屋的男人起哄声中,梦霞竟然下面水流成河,想到老吴说过大傻的媳妇被扒光,自己湿逼要是让这些男宾看到怎么办?好在小吴不是大傻,看到热闹的差不多了大吼到,「好了好了,都给我出去,谁要是碰我的女人,我把你全家女人操到不能下床!」虽说这只是句玩笑话,但是小吴的媳妇不能碰倒是真的,有知趣人说,「差不多了,闹完了出去吧,别坏了新人好事」一帮人在嬉笑声中被赶到客厅。小吴几个铁哥们招待大家喝酒唱歌。
  卧室里小吴看着床上的梦霞,一把抱住梦霞,一边亲着梦霞每一寸露出的肌肤,一边扒开衣服露出更多,直到梦霞一丝不挂的躺在床上。然后小吴站起来说,「来,帮我脱」。梦霞爬起来,解开小吴的衣扣,露出小吴健壮的肌肉,淫水已经洪水般往外淌了。这是梦霞第一次看到全裸的小吴,完美得让梦霞想冲上去融化在他身体里面。小吴让梦霞躺下,抬起双腿露出湿逼,大肉棒顺着钻到淫水的源头,在滑润的爱情通道里前后抽插,淫水顺着肉缝流到肛门,顺着鸡巴流到小吴蛋蛋上。小吴拔出鸡巴,手指把这百分百天然润滑液均匀的涂在肛门四周,然后手指慢慢插进去,梦霞知道处女的肛门要被破了。小吴把梦霞的腿抬的更高,屁眼直对着坚硬的鸡巴,一口气就把整根插进梦霞的直肠里。梦霞的惨叫传到客厅里,小吴的表弟吴天后大叫,「插屁眼了,我敢打赌是插屁眼了」。满屋的男人一起大笑起来。

  老吴老唐小吴妈阿芳还有大汪直接回了老唐家。老吴两口子在老唐家暂住,计划第二天跟几个吴村的人一起回去。大家进了屋,刚关上门,老吴一把抓住阿芳的头发,把阿芳拽到和自己面对面,「你就是柱子新收的母狗?」老唐一愣,才意识到在老吴面前没有秘密,很快回到自己投降的心态中,知趣的到厨房给老吴准备茶水。

  阿芳恐惧的看着老吴点点头,刚才还和正常的亲家一样寒暄,现在终于体会到老吴的淫威,自己竟然贱得开始流水了。小吴妈上来给阿芳脱衣服,没理会还牢牢攥在老吴手里狗头,因为她知道母狗在家是不能穿衣服的。大汪本来本能的要转身保护自己的老婆,但是看到是老吴就没有脾气的跳到沙发上趴着了。老吴手里提着阿芳的头,阿芳的身体很快被小吴妈脱了个精光,阿芳不敢做出任何反抗,驯服的等着老吴的下一步。

  老吴上下打量了一下阿芳,握住奶子捏了捏,摸摸肚子上的肥肉,又摸摸老逼,发现阿芳已经湿的一塌糊涂了。老吴看看手指上的淫水,然后放到阿芳嘴边示意她舔干净。然后一把把她推开,「阳台上蹲着去」阿芳不敢怠慢,赶紧到阳台上蹲好。淫水一滴一滴的从老逼里滴到地上。老吴挺佩服儿子成为这家人的主人的,而且母狗训练的这么彻底,婚礼和晚宴上的岳母,回家就是没有底线的骚货。自己对城里不了解,一直只能遵循祖上的传统维护村子的利益。虽然吴村完全在自己掌控中,要把吴村和发展这么快的世界分开是不可能的。小吴能把城里高级白领一家玩控在掌心,确实不是自己可以做到的。几百年的人性不会变,但是与时俱进的找出适应的方法却是需要摸索和胆量的。谁也不会想到一个报社主任会光着身子蹲在自家阳台上等候主人的命令。还是大汪爱惜自己的老婆,走到阿芳身边,帮她舔舔脸,闻闻她的骚逼。

  这时老唐端着茶进来,老吴坐在沙发上,客气的说,「谢谢」,和之前判若两人。老唐把茶放在茶几上,赶紧把地上阿芳的衣服收好,然后回来站在老吴面前,不知所措。「你什么时候开始不行的?」「二十年前吧」老吴难堪的回答。「那这母狗没偷过男人?」老吴继续问。「她说没有,我相信她」

  「那就好,两个人的信任很重要。你们的事小吴做主,我不管。只要别让我不信任你们就可以!」老吴严厉的说。

  「没问题」老唐答道,看看阳台上蹲着的阿芳想,信任是没问题,骚成这样我还有什么不信的?

  老吴和老唐又聊了会儿过去疯狂岁月的故事,虽然一个在农村一个在城市,但是那种席卷全国的风暴还是让两个老人有很多共同的回忆和话题。最后老吴意犹未尽的说「今天忙了一天了,也该休息了。」说着老吴起身到卧室去了,小吴妈赶紧跟进去伺候,因为老吴睡前要撒泡尿,夜壶不在可要发火了。

  老唐等老吴他们进去了,自己到沙发上睡了,他还是挺佩服老吴的,要是自己也有这本事老婆就不会被狗操了。大汪可是憋坏了,一下把阿芳扑到在自己的淫水里,快乐的操起来。操完了后大汪到衣柜里叼出一条毯子铺在阳台上,把阿芳和自己卷在里面。阿芳和热乎乎的大汪团在一起,真希望自己也有一身毛。一个新的秩序在这个静夜里开始了。

             女高管和门卫11

  小吴虽然忙完了婚礼,但是总往老唐家跑还是不方便。而且梦霞快要生了,不能走开。等小孩出生后,阿芳如果在身边还能帮助照顾。小吴和梦霞商量,趁婚礼礼金和梦霞的积蓄足够在同一栋楼里再置套房,让老唐和阿芳搬来一起住。正好有个业主出国急着出手一套两居室,第二个房间可以做客房,老吴来时也可以住。很快手续办好了钥匙也拿了,梦霞骑着小吴的大鸡巴给老妈打电话,把计划告诉阿芳。阿芳知道后很高兴能和大汪日夜不分,恨不得马上搬过来。老唐虽然对老吴可能会来做客有些惧怕,但是毕竟这个想法合乎情理,也没什么理由反对。而且老房子的房租归老唐,老唐的业余爱好多了一笔资金,心里也挺高兴。
  阿芳搬来后经常带大汪出去,或者准确的讲是大汪带着阿芳溜,因为是大汪想去哪里就拉着阿芳,大汪没溜够阿芳甭想回去,谁让她是他老婆呢。楼里的其他狗一般对刚搬来的新业主总会凶几个月才能习惯,但是没有一条狗对阿芳吼过,因为阿芳的逼里总有大汪精液的味道,其他狗知道阿芳是大汪的母狗,不敢冒犯,大汪是全楼的阿尔法犬。很多其他遛狗的大妈都觉得阿芳天生会管狗,其实她只是狐假虎威,做做她的阿尔法母狗而已。大汪后来不许阿芳穿裤子和底裤,如果穿了就用牙撕扯下来,阿芳就只好不管春夏秋冬都穿裙子不穿内裤。有次晚上大汪溜阿芳看到另外两只野狗在交配,便猛地拉着阿芳进了草丛,一下把阿芳扑倒在草地上,用嘴拱起裙子就上了阿芳。阿芳和那只母野狗对视着,极力显示出自己比它骚,告诉那只野狗自己才是大汪地盘上最骚的母狗,大汪也狂叫着猛烈插阿芳,充分展示自己的精力雄厚。几个中学生听见狗叫跑过来看到了野狗在操,就上去起哄,那条可怜的公野狗没射就被拆散了,大汪以胜利者的姿态射进阿芳的逼里,然后下来舔。阿芳怕被看见,狗爬式的爬出了草丛,生怕大汪再叫把那些学生引过来。

  小吴破了梦霞屁眼之后倒是没怎么多用她,因为自己操得太狠第一次就让梦霞两天没下床,小吴以为伤了孩子就操得也少了。倒是后来梦霞忍不住总是在小吴晚上看书或者到网上时爬到小吴两腿间,扒出小吴的鸡巴然后吸着小吴的鸡巴把小吴拉到卧室才睡。小吴兴致被挑起来就不客气了,一般是鸡巴在三个洞走一圈最后选一个射。

  小吴成了两户业主的主人,很多和物业的交涉上甚至站在了业主一边。楼上老张来找小吴,「小吴啊,咱们业主们和物业的分歧你知道,现在我们要投票把现在物业公司赶走。我们自己组织个业主委员会,自己管理物业。」老张看着小吴。「我们这可不是针对你的,我们都很信任你,理解你也只能按现在物业的制度办事。你了解这几栋楼的情况,我们提议让你领头新的物业管理。你也是这里的业主了,我们信得过你。你看怎么样?」小吴也是觉得物业管理自己知道了不少,也想试试自己的能力。虽说自己倒是不在乎被人误解是吃软饭的,但是男人除了操逼也得有点儿事干,不然很无聊,连操三洞都渐渐没有味道了。

  晚上小吴在家召开个家庭会议。梦霞趴在小吴大腿上叼着小吴的鸡巴,阿芳光着身子和大汪蹲在地上,阿芳自己用手揉着逼因为她总是在发情状态,老唐和小吴坐在沙发上。这个在外人开上去很奇怪的场面已经是这个家庭的正常状态,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位置。小吴说他决定接受业主的提议,只要大多数业主选自己,就帮着搞起这个新物业管理。就连老唐也连连点头认同小吴这个决定。

  业主们成功赶跑物业公司后,小吴很快组织起了新的物业管理,雇了原物业几个能干的人,又从吴村叫了几个信任的人来帮了几天忙接手所有事。原物业公司经理在走之前愤愤地说,「你们不知道这物业的运作,棘手的问题出现时你们就傻了!」听上去既是警告也像是威胁。不过小吴还是有信心接手,也不怕什么棘手的问题。

  门卫成了物业经理,老唐立刻在朋友面前不停的夸小吴有多励志,农村来的靠自己成了经理。梦霞也很自豪,觉得小吴鸡巴的味道一天比一天好。

             女高管和门卫12

  梦霞的一个中学同学突然从美国回来,就商量来个同学聚会。梦霞本来不想去了,但是这几个都是过去的铁姐们,再三要求下没法推辞。聚会在一个中档餐厅包间,不算华丽但是饭菜很好。都是老同学也不在意什么排场。虽然梦霞不能喝酒,但是几个姐们几杯下去后就开始八卦了。过去谁的奶子最大,哪个男生偷看过谁的逼逼,哪个男生鸡巴最大等。梦霞一直是比较老实的,有些事她都是第一次听说,真没想到那时她们就那么色。话题从过去转到现在,大家开始说自己现在的老公男友。有的是大款,但是老不在家,戏说自己都练出二指禅了。有的男人不务正业,自己整天上班养家很累,鸡巴长什么样都不知道了。说到梦霞,姐几个羡慕她钓到个小鲜肉,虽说不挣大钱,至少这鼓鼓的肚子证明精力旺盛。梦霞的确觉得自己挺幸福,聊到小吴嘴里就感到小吴鸡巴的味道,恨不得马上回去就吸,比起这几个都快成黄脸婆的老同学,自己也佩服自己能这么疯狂。
  聚会完了,小吴来接梦霞,看得几个老姐姐眼睛都要掉出来了。还好不是在吴村,要不小吴可能就扒光了这几个骚货让全村男人把她们操残废。小吴只是礼貌个笑笑,就和梦霞离开了。回家的车上,梦霞主动趴到小吴裆里,寻找渴望了一晚上的味道。小吴享受着自己女人的嘴,不得不承认梦霞比他开始预料的要好。本来就想尝尝女白领什么味道,没想到梦霞对自己这么顺从,不但没有城里人的傲慢,就是自己打红脸去上班也没有怨言,老板还以为是梦霞的新化妆品。小吴觉得可以让梦霞知道一些吴村更多的秘密。

  过了几个星期,梦霞肚子里的果实成熟了,快爆了。老吴和小吴妈来了等着抱孙子了。梦霞也休产假了,就在家里等候孩子的降临。这天吃过晚饭,老吴和小吴坐在沙发上,小吴妈贪婪的舔着老吴毛绒绒的蛋蛋,梦霞趴着帮小吴舔鸡巴,涨起来的奶子和圆滚滚的肚子下垂着像树上饱满的果实。没有比快生的女人更性感的了。小吴问老吴,「真不想让小汪帮您舔舔?我已经把她训的很好了。」「小子,想让你的女人成为吴村的女人?」梦霞想象老吴的鸡巴是什么味,不知道成为吴村的一员是好还是坏。「当然,您的孙子都快出来,梦霞也该知道自己的位置了。」梦霞更加用心的舔,舌头感觉着小吴鸡巴上的每个起伏,下意识的希望这样可以提高自己的位置。老吴深手摸着梦霞的头,「是个好女人,你以后可以给她讲,别忘了把规矩讲清楚,别让老子亲自动手。」「当然,要不怎么做吴村的女人。」

  第二天,梦霞躺在床上,两条腿劈在大肚子两边,下面的肉洞里,小吴的鸡巴一进一出,用小吴的话讲,儿子赖着不出来,老爸把他操出来。一边操,小吴一边把吴村事给儿子和梦霞讲。吴村人是从北方迁移到南方这个省份的。虽然几千年来这种家族迁移并不稀奇,但是吴村是从远方草原上来的,体格和脸型都和本地人差异很大。为了保护首领不被外面的官府控制,首领一直隐藏在村民里,而村长等村官也是首领的护卫,不惜为首领去死。老吴就是吴村的首领,村民的灵魂。吴村人传统是骁勇善战,历代一半男人都当过兵,但是迁移后就只有几百人了,不能像在草原上一样似狂风横扫一切。为了生存和不被报复,吴村人尽量低调。过去也有吴村人出来闯的,但是不习惯城市的繁华和外面政府的条条款款,也不理解外面人的文质彬彬。可能是生存需要,几千年来强大就是道理比什么伦理道德要好使得多。男女关系上也没那么多规矩,女人和牲口都是用来让吴村人生存下去的必需品,其他都是瞎扯。

  小吴看着被操得上天却又听得津津有味的梦霞,放慢了节奏,慢慢的用一只手掐住梦霞的脖子,「你知道吴村最重要的规矩是什么吗?」梦霞摇了摇掐在小吴手里脑袋,露出一丝恐惧的微笑。小吴用力慢慢加大,直到梦霞没法呼吸,「最重要的就是不能说出吴村的秘密,不然就是你肚子里装着钻石我也能放弃,更不用说每个女人就会下的崽」梦霞的脸开始变红了,手抓紧了床单,两条腿像个蛤蟆一样一蹬一蹬的,虽然想拉开小吴的手,但是不敢。小吴看着一点点从自己手里流走的生命,观察着梦霞的每一丝反应,像看实验室里被解刨的小动物。不错,她不敢阻止自己夺走她的生命,因为我已经比她的生命还重要了。梦霞眼睛慢慢发黑,抽搐的双腿帮着小吴的鸡巴操自己,最后当小吴的脸消失在一片黑暗中时,得到了她从未感受到过的高潮,身体完全爆发后又完全放松,每一块肌肉个和每一个细胞都放松了,膀胱和肛门也放开了,羊水也破了。呼……梦霞大呼一口气,小吴终于松开手了,梦霞泡在自己的屎尿里,回想着小吴的话,吴村的秘密不能说。

  小吴把梦霞抱到澡盆里,把清醒过来的梦霞冲干净,一边打了个电话给老吴叫他们帮助叫车去医院。孩子出生很顺利,医生严厉的批评了小吴快生了还把精液射在老婆肚子里,小吴点头称是。老吴听说后说,「火口把握的正好,她真没拉你的手?」「没有」「很好,难得的好逼。」小吴妈在一旁好像有些吃醋了,往老吴身上蹭了蹭,恨不得现在就证明自己也会老老实实地被老吴掐死。

  小吴升级为大吴,梦霞的儿子成了小吴,也是自己未来的主人。

             女高管和门卫13

  儿子刚出生,物业棘手的问题很快出现了。一些社会青年开始出现在小区里,破坏了小区里的一些公共设施。开始时大吴叫人装个牌子警告,之后叫人晚上巡逻,但是效果都不好。突然一天几个染着金发的年轻人来到大吴办公室来收保护费。说他们可以帮助维护小区安全。大吴马上明白了,这就是挖坑的人来要填坑的钱。大吴想自己不是本地人,不知道这些人底细前先稳住他们,就先给了应付一下。楼里李阿姨有个外甥在这片儿派出所当所长,建议去报案,但是大吴觉得还是少惹社会上的人,就按下了。但是大吴经常去李阿姨那里,特别关照她。
  过了几个星期,几个老邻居跟大吴讲,楼上老康头退休了去了美国看女儿,他的房子搬来几个年轻女孩儿,然后老有陌生人进进出出,大家觉可能是地下妓院,都担心这楼里会不安全。大吴叫表弟吴天后去查查,结果真是个窑子,而且是老康儿子康大头搞的。大吴通过老康找到康大头,让他别再这里搞这些,把小区搞得乱糟糟的。大头干脆说收保护费的就是他哥们,自家地盘上有啥不可以的。大吴真生气了,有没有这么傻的,兔子不吃窝边草,大头竟然在老爸住的小区收保护费开窑子。但是大吴没让大头看出来,而是决定找李阿姨的外甥杜所长帮个忙。

  大吴到了派出所,杜所长正在打电话。所长办公室的门不是很厚,大吴可以听到杜所长的语气开始是有些不耐烦,之后是生气,然后是沉默聆听电话里女人的吼叫,大吴都可以听到女人的声音,最后是杜所长连连说「是,是,是」。杜所长开门请大吴进去,连声道歉说老婆催着找个做家务的阿姨。大吴知道这是个让女人牵着鸡巴走的男人,「没关系杜所长,我是你姨妈小区物业的,反应点儿破坏公物的事。」「哦,我听说了,那小子有点儿背景,局里好像有人。这种小事没什么真凭实据很难彻底解决,八成还给你找来麻烦。」大吴没争执,说还是改天到杜所长家细谈。

  几天后大吴到杜所长家,开门的是杜所长太太妙可。妙可四十刚出头,身材保持很好,凹凸有致,眼神里透着欲望。大吴不好说这是什么欲望,但是任何欲望都是攻陷一个人心灵的引路石,大吴为自己找到突破口微微一笑。妙可略带傲慢地请大吴进屋。杜所长正在做饭,看上去是个尽职的老公,招呼大吴在客厅坐一会而儿。大吴放下给杜所长的礼物,「嫂子,杜所长可是大忙人,还能在家做饭真是标准好老公。」「什么呀,就一个小派出所长,能忙到哪去,这不是找不到好保姆做家务。」但是妙可掩盖不住老公被夸的自豪,但是傲慢已是习惯了 .「杜所长找我来就是商量大事儿的,八成能调到局里。」大吴说的显然点到了妙可的心眼里,妙可看大吴的眼神从蔑视变成了渴望。

  杜所长做好饭出来,和大吴说「咱们里屋谈,妙可你和孩子先吃吧」。妙可不想耽误大事就带着小孩开始吃了。大吴把康大头几个地下卖淫的点儿告诉杜所长,「您搞个扫黄战绩报上局里,再上个新闻什么的,局里反黑处的缺就是您的了。扫黄这事没人能反对,就是谁愿意做。我们小区这样的问题全市很多,我认识几个区的物业管理都反应同样问题,就是没人管。物业到局里也反映了几次,局里也没有办法马上找出头绪来解决。」杜所长点头称是,「但是怎么避免这帮人闹事?」「您站在法律一边,我们保安只要有警察做后盾,还怕几个小混混?」
  几天后小区扫黄成果上了市报头条,接着局里把文明小区的锦旗发到派出所。网上疯传了几天镖客和卖淫女光屁股被抓的现场照,更有网文说有的有的嫖客的鸡巴是被警察拔出来的。不出所料,杜所长很快成了杜处长,抓光屁股女人成了他的拿手好戏。全市扫黄很快让一些晚上乱哄哄的居民楼安静下来,社会反应很好。妙可对大吴另眼看待,觉得这小伙子是帮老公升职的好帮手。

  杜处长很高兴有大吴帮助出主意,常往他姨妈家去。每次都和大吴聊很久,大吴还说想法帮着解决杜处长的家庭问题。慢慢的大吴对公安局和市政府的运作了解了很多。大吴的物业管理公司从自己小区发展到了周边几个小区,是业主口碑和公安帮助下治安双好的结果。几个小区的保安和门卫都是吴村来的兄弟,都是退役军人,大吴信得过。

             女高管和门卫14

  春节到了,大吴带着小吴,大汪,小汪,老唐和阿芳回吴村过节。大吴让吴天后帮着看着物业这边的事,因为过节城里很清净,所以事不多。大吴的车一进村,村里人就出来迎接,这和大吴第一次带梦霞回村大不一样。村里人看出大吴在外面干的不错,有个高学历老婆,有公司,连老婆父母都调教得一点儿脾气没有。村里人知道阿芳是大汪老婆,一下车就过来拍拍阿芳头和脸,夸大汪媳妇人模狗样,说得阿芳逼都湿了,大汪闻到阿芳的骚气,把头钻到阿芳裙底,舔起淫水来。阿芳真怕大汪在全村人面前扑倒上了自己,因为她知道没法拒绝。几个老妇看着大汪的样子说大汪都等不及了,让他们赶快进去,外面操冻坏了没毛的母狗屁股。阿芳红着脸被大汪带进屋,一直拉到大汪在里屋地上的狗窝里。大吴妈特意给阿芳准备了条厚被子,知道这几天阿芳是没法穿衣服睡觉了。

  大吴进屋给老吴行个礼,让梦霞带着小吴也到里屋去。梦霞抱着小吴在炕上和大吴妈聊天,大汪已经在狗窝里把阿芳扒了个精光。梦霞开始还有些不习惯,因为在城里表面上大吴还是把阿芳当岳母对待,和大吴妈聊了一会儿才习惯把自己老妈当条发情的母狗,不去理睬。老吴看到老唐尴尬的站在那里,就说,「老唐啊,我让大傻他妈和媳妇带你去他们家,让她们给你治治你那小毛病。」老唐脸刷就红了,明白这一屋人和全吴村都知道自己鸡巴没能力了。正想着,他就被两个女人拉出去了。

  老唐被大傻婆媳俩带回家,一进屋大傻妈就把手伸进老唐的裤子在手里揉动着,对老唐说,「您放松,老吴把您交给我们,包你有进步。」大傻媳妇在一边帮着解皮带,脱裤子。「您是大吴的人,叫我们干什么都行。」老唐觉得怪怪的,自己成了女婿的人,但是一想也没什么不对的,大吴和梦霞结婚后,家里事都是大吴做主。自己也没想到怎么先前看不上眼的门卫一下就可以在自己家完全控制了一切,自己老婆被女婿的狗霸占了,自己竟没怨言。正想着自己已经被脱光了,老吴真怕大傻家也有条狗,自己也让狗上了。但是没有,大傻婆媳把老唐拉上热炕,自己也都脱光了,揉着老唐的小鸡巴,抱着老唐又亲又舔。接着大傻媳妇撅着屁股吸老唐的鸡巴,大傻进来看到兴奋得立马脱了裤子从后面操自己媳妇。大傻妈说,「你这孩子,就是憋不住,你吴伯伯的客人要是不满意,还不把你给阉了。」说着把自己的大奶子送到老唐面前,「老唐,你可别介意,这傻小子不懂事。」老唐摇摇头,眼前的大奶子和鸡巴上的小嘴让他没有一点儿意见。大傻一边傻呵呵的笑一边把自己的大鸡巴在媳妇阴道里拉出推入。

  一会儿,大傻媳妇开始帮老唐舔肛门。第一次被舔那里,老唐的小鸡鸡不由得微微一跳,大傻妈笑着说,「看看,还是有希望的。」大傻妈把手指插进了老唐屁眼儿,按了按老唐的前列腺,他的鸡巴流出了几滴水儿,翘了翘,大傻媳妇吧它含进嘴,老唐的鸡巴在大傻媳妇舌头的挑逗下竟然跳了几下,一股精液流了出来。大傻妈看出老唐的失望,安慰道,「别灰心,以后常来,我们一定伺候好。」大傻妈用自己的老逼又给老唐按摩了一下泄气的小鸡巴,老唐看着包住自己小鸡巴的两张逼唇,也算是有些安慰。

  老吴,大吴和村里几个其他的管事儿的人在外屋商量正经事。大吴告诉老吴物业公司正扩大到其他小区,他们怎么把崔大头的卖淫团伙赶走,邻居李阿姨的外甥杜所长成了自己的好朋友,以及后来杜所长成了杜处长的事给村里老人汇报了一下。大傻爹是老吴的老战友,听完了说,「大吴不错,在外面闯出来了。就是小心城里人勾心斗角,被他们算计。」老吴的点头表示同意。大吴也说自己明白,会注意。但是大吴相信很多人还是和吴村人当年进关一样的绵羊性格,只要避开一些狼性的人,大部分人可以被驯服。特别是自己也不是要和政府权贵做对,无非是在经济高速发展的环境里赚得自己一碗羹,不会引起人注意和被嫉妒。几个老人看大吴想得还是比较周全就放心了。几个老人问村里男人在大吴物业当保安和门卫,女人有没有什么事可以做?「一般农村老娘们都是当保姆,年轻的小闺女不少去工厂打工,要么去饭馆等服务行业。」「还是别让丫头们出去了,本来村里女人资源就少,还瞎在外面结交不同的人学坏。」大傻爹说。「老娘们去做保姆倒是不错,但是村里谁伺候?」「让丫头们多干点儿,也是锻炼锻炼。」大家七嘴八舌的说。老吴听了会儿说,「柱子,保姆这事儿可以,你挑四五个个老娘们带进城,先试试看。反正这些闲逼在家除了叨叨也没什么正事,家里有几个轮流干活就行了。」大吴说行,「我找几个下过崽,断奶了,干活利索的。」老吴点点头,「走之前带过来让我看看」「行,爸」

  大吴首先想到是给杜处长家找个保姆。他找来吴天后嫂子,三十八岁六婶,大奶子养了两个娃之后给吴天后他爸提供了十年鲜奶。六婶不光是头大奶牛,而且做得一手好饭,还学会了用自己的奶做甜点,天后的老爷子享用了十年,吃腻了,换了天右媳妇的奶。现在正好让六婶出去干点儿事,六婶也愿意出去见见世面。另外四个都是三十多岁,看上去比梦霞要老很多,经不住农村环境不如城里,但是都是浑身是宝的大奶牛。大吴可不是简单的让她们去打工赚几个小钱,而是要安排她们到重要官员家里,让这些官员恋上吴村女畜的能力,这和一千年前给关内皇族高官献女家奴一个意思。

  按照老吴的要求,大吴带着六婶和其他四个奶牛到老吴那里。老吴让她们站好,「你们知道我们和外面的那些人不一样,我们吴村有自己的传统和规矩。出村工作可能碰到很多新东西,别让那些花里胡哨的东西给骗了,丢了自己的根就什么都不是了。」老吴使了个眼色给大吴妈,大吴妈把五个老娘们的裤子和裙子扒开,把大屁股露出来,老吴走到后面拿起个大扫帚狠狠给了每头母畜五十扫帚把。「这五十下是让你们记住自己是什么。要是坏了吴村的规矩我和大吴会把你们的屁股打成四瓣。」五个了娘们捂着屁股坐上大吴的车进城了,明白大吴是她们在城里的主人,自己就是大吴的牲口,但是这在吴村眼里很正常,做不了主人的女畜倒是不知道该干什么了。

             女高管和门卫15

  很快六婶就把杜处长一家的胃口抓住了,虽然傲人的大奶让妙可有些吃醋,但是六婶的饭和干活的伶俐让妙可没有挑剔的。其他四头被小区里几个公司高管和知名教授雇走了。大吴给定的价格比一般保姆要高50% ,但是因为都是认识人,而且大吴保证安全和质量,几个雇主都很满意。大吴看做得不错,就建了个高端家政公司,梦霞帮助策划,专门针对富翁和高官家。因为这些家庭担心人算计,而且总会有些灰色地带,通过认识人介绍知道大吴家政的雇员都是外来的,管理严格,干活好而且听话,不问,不打听,不传不该知道的事。

  大吴陆续又带进城二十几头吴村的大奶牛,家政公司小有模样。梦霞生了小孩后对公司工作有些厌倦,上班时逼里总是湿湿的,总想着晚上一边让小吴趴在身上吸奶,一边被大吴的大鸡巴操的感觉。加上家政公司的事慢慢多了,梦霞在雇主和各种公司管理上开始花更多时间。公司也增加了低端客户,雇了一些其他地方进城打工的妇女,但是她们根本不知道高端客户的事,所以有时感觉是运行两个公司。物业公司也不断扩大,开始在全市不同地段的小区接管业务,并且合并了几个物业公司。大吴觉得是让梦霞全心为吴村服务的时候了,不光是自己用,梦霞也和吴村的其他奶牛一样要为全村做贡献。

  儿子慢慢长大,会走路了,老吴和大吴妈常来看,也是帮忙。老吴在孙子面前从不忌讳什么,当着孙子面上厕所。小吴最后也学着爷爷要用大吴妈这个称职的夜壶,老吴笑着说,「老婆子挺走运,免费童子尿。」大吴也觉得是开始教育儿子的时候,确定儿子自己在吴家和吴村的地位。

  这天吃过饭,当着全家人的面大吴让梦霞趴在桌子上。梦霞感觉到自己又要被大吴调教了,但是结婚后大吴一直在床上操自己,又一次趴到桌上,而且是第一次在父母面前还是觉得有些不舒服。但是这种感觉很快因为看到像听话母狗一样光着屁股跪在墙根的老妈而消失了,自己毕竟比老妈还是高级的多,没有每顿吃大汪的剩饭,也不像婆婆那样饥渴的喝着老吴的尿。正想着,大吴的皮带已经抽在自己屁股上了。小吴看见老妈挨打,开始有些害怕,也不明白为什么要打,快吓哭了。大吴说,「看你那痛苦样把儿子吓的,笑笑」梦霞忍住眼泪笑了笑。大吴对小吴说,「妈妈是老爸的,老爸想怎么对她都可以,你问问妈妈让不让爸爸打。」小吴怀疑的问梦霞,「爸爸打你好吗」「好,妈妈该打,让爸爸使劲打。」小吴对大吴说,「妈妈喜欢被爸爸打。」大吴满意的说,「这就对了,儿子别害怕,你老妈也是你的,过来,狠狠抽她几下。」小吴胆怯的接过皮带,挥起来打在梦霞屁股上。被儿子打让梦霞更加体会到自己的地位,将来儿子让自己干什么都得干,但是小吴力气太小又不敢使劲,没有一点疼的感觉。大吴说,「你看妈妈都没反应,使劲打,像个男子汉,女人就得打才能听话。」小吴用力转过全身抡起皮带,啪,这下虽说没有大吴打的疼,但是让梦霞惊讶这小子怎么这么有劲,而且真是一点儿不怜惜自己。

  大吴看小吴打的没力气,接过来对他说,「还是老爸打给你看」,说完抡圆了实实在在的打了梦霞50皮带,直到梦霞再也笑不出来。大吴收起皮带,把鸡巴掏出来插进梦霞的湿逼说,「明天把工作辞了,你要开始全心为吴家和吴村服务。两个公司都需要你这个高管来管理。」然后把湿透了的鸡巴拔出来插进了梦霞的屁眼。儿子天天看老爸操老妈,已经没有兴趣了,着自己玩具玩儿去了。老唐看了眼挨操的女儿就先回家了。阿芳被大吴叫过来用舌头不停给大鸡巴润滑,大汪则趁机爬上阿芳背,享受阿芳湿漉漉的狗逼。梦霞在高潮来临前说,「好的,我明天就递辞职……信……」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5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警告:本站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盗入,否则后果自负!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嬉闹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